笔趣阁 > 湾区之王 > 1590 最后通牒

1590 最后通牒


????缓缓关闭房间门,彻底将派对里的所有视线都截断了下来,如此举动不是为了保护肯达尔,而是为了保持低调,避免节外生枝,如果眼前这群野兽们纷纷开始起哄,没事也都有事了,那么陆恪此前的所有努力也就付诸东流了。
????长长吐出一口气,紧绷的心情逐渐放缓了下来,然后脊梁重新挺直起来,既然对方的招式已经全部化解了,那么,接下来就轮到他出招了,不知道华莱士是否做好了准备——他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。
????脚步站在房间门口,陆恪的眼睛如同鹰隼一般,细细地横扫了一圈,在全场喧闹与欢笑的狂欢之中,他很快就找到了隐藏在左侧吧台不远处探头探脑的华莱士,虽然人群熙熙攘攘、灯光昏暗迷离,但如果想要逃脱陆恪的搜捕,华莱士必须隐藏得更加隐秘一些才行,他是不是又低估了陆恪的“防守阅读”能力了?
????视线碰撞之间,华莱士被吓了一跳,立刻就缩起了脖子,就如同乌龟一般,这让陆恪嘴角的笑容上扬了起来。
????果然,华莱士还是没有离开,还是在派对现场伺机而动,还是在等待着引爆炸弹的机会,这样看来,肯达尔刚刚提到的狗仔,是不是也正在门外待机呢?
????陆恪觉得自己非常荣幸,居然如此劳师动众,布下了天罗地网,如此隆重待遇应该在整个联盟里也屈指可数,就好像勒布朗-詹姆斯或者克里斯蒂亚诺-罗纳尔多一般,这让他觉得自己已经成为了国际巨星;那么,他应该如何回报这份重视呢?
????陆恪大步大步地朝着华莱士走去;华莱士试图转头隐藏自己的行迹,甚至举起了一瓶啤酒来遮挡自己的脸孔,但这就如同大象隐藏在一朵花背后般,根本没有任何作用,而且还让他变得越发愚蠢起来。
????陆恪在吧台旁坐了下来,对着正在吧台里客串酒保的乔-斯坦利喊道,“不是说只允许啤酒,为什么我看到了香槟?”
????“嘿,斑比!”斯坦利试图辩解一下,香槟又不是什么烈酒,但看到陆恪那坚决的眼神,他的话语也就吞咽了下去,紧接着陆恪就说道,“到此为止了。”意思是,前面的香槟就算了,后面不允许再开了。
????斯坦利立刻就露出了大大的笑容,“刚刚洛根已经全部都搬到酒窖去了,现在这里已经找不到香槟了。”
????“毁尸灭迹?”陆恪一下就猜到了,洛根才不是为了保护他的香槟或者禁止球员们继续享用,二十几为了毁灭痕迹。
????斯坦利没有说话,只是报以了一个憨厚的笑容:果然最了解洛根的还是陆恪,他立刻就撇清了关系,“不是我的主意。”
????视线余光可以看到华莱士正在默默地准备离开,试图假装他好像根本就不存在一般,然后陆恪就给了斯坦利一个眼神,让斯坦利给他们一点空间,同时,抬起右手抓住了华莱士的肩膀,刹那间就可以感受到华莱士全身肌肉都紧绷了起来,内心深处的恐惧还是无法抑制地暴露了出来。
????陆恪也没有把华莱士转过身来,而是主动靠到了背后,在华莱士的耳边说道,“她说,这全部都是你的主意。”
????没有威胁也没有恐吓,平淡无奇的话语却如同锋芒一般抵住了华莱士的后背,刹那间就出了一身冷汗。
????“请原谅我的失礼,平时对娱乐新闻没有太多关注,我没有办法分辨,如此计谋到底是聪明还是愚蠢?但不管如何,我都必须表示感谢,让我拥有了勒布朗-詹姆斯的待遇,我现在也终于感受到了自己的超高人气。”
????不是生气,而是闲谈,甚至可以捕捉到陆恪话语里的一丝笑意,但华莱士却忍不住就开始微微颤抖起来,那种恐惧感完全爆发了出来,尤其是听到陆恪轻笑的声音。
????“呵呵。”陆恪轻笑出了声,“‘为何如此严肃(Why-So-Serious)’?放松,我不是传说之中的大坏蛋,如果我没有弄错的话,现在难道不是你正在算计我,然后我准备展开反击吗?那么,到底谁才是坏人,这似乎也没有一个定论,你这样的反应,让我有些伤心。”
????“草!”华莱士脑海里唯一的想法就是粗口,他想要展开还击,却根本张不开嘴巴,这种感觉真的糟糕透了!
????却见,陆恪用左手举起了自己的手机,向华莱士展示了录音的页面,“你说,如果卡戴珊家族知道了你的所作所为,那将会发生什么?”没有明说,而是暗示,潜台词就是:这里面有肯达尔坦白的录音。
????其实,陆恪没有。
????但这就是陆恪的目的,他就是需要让华莱士相信“坦白录音”的存在;更进一步,陆恪需要让华莱士和卡戴珊家族能够发生冲突。
????陆恪没有时间天天盯着一个华莱士,只有天天做贼、哪有日日防贼的,他还有训练还有比赛还有更多重要的事情需要完成,如果让华莱士和卡戴珊家族对峙起来,那么华莱士就没有时间在球队内部制造伤害了,这就是最好的解决办法。
????说到底,陆恪还是对阿尔东没有信心,不相信阿尔东能够彻底封锁华莱士;但陆恪却并不会责怪阿尔东,因为他自己也明白,有些羁绊有些执念,是没有办法彻底斩断的,不是不够坚决,而是生活的纠缠太深之后,就好像家人,除非壮士断腕,否则就没有可能彻底告别,这就是人生——不是所有事情都可以随心所欲的。
????这一次不同的是,陆恪没有征询阿尔东的意见,也没有顾虑阿尔东的感受,快刀斩乱麻地直接出手,因为他不会给华莱士留下任何反抗的机会,如果明知道这是一颗毒瘤,而作为旁观者还优柔寡断地无法出手,那么接下来毒瘤就可能影响到整支球队了。
????华莱士注意到了陆恪的手机,下意识地,他就伸手试图抢走手机,毁灭证据,但陆恪的动作却比他更快,瞬间就收回了左手,并且用右手手肘顶住了华莱士的后背穴位,猛地用力,华莱士就如同木头人一般不敢动弹。
????华莱士的动作就证实了陆恪的猜想:他果然在幕后策划了这一切。至于计谋的具体内容,陆恪的猜测是否正确,这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。
鸭脖体育体育娱乐平台官网????“你知道,你的机会已经用完了。”陆恪接着说道,不由再次轻笑出了声,“生活中,每个人都有他的底线,而现在,你已经触动了我的底线,这是我的最后一次警告。没有下次了。不对,我不会给你下次机会的,所以,趁着没有太迟,好好把握,至少,现在收手的话,还不至于一拍两散。做人应该懂得有些事情可以做,而有些事情则不能,否则……”
????拖长的尾音就这样缓缓拉扯着,却没有了下文。
????陆恪就这样直接下达了最后通牒,虽然他没有说出具体的后果,但是那冰冷刺骨的话语,却让华莱士忍不住打起了冷颤,一个接着一个,就如同匍匐在巨兽的爪子下一般,丝毫不敢动弹,似乎就连一点点呼吸都可能让自己送命。
????“你不应该招惹我的。”陆恪在华莱士的耳边轻声说道,如此轻飘飘的一句话,却让华莱士感受到了生命威胁——
????陆恪也不管在屋子的音乐声中,华莱士是否可以听见,自顾自地说完之后,陆恪就狠狠地给了华莱士腰部一肘子,那凶残粗暴的力量让华莱士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整个身体都忍不住蜷缩起来,然后陆恪就直接转身离开了。
????华莱士坐在原地,久久无法回神:
????他曾经听阿尔东说过无数遍,真正的无数遍,陆恪是绝对不能轻易招惹的对象;但华莱士从来都没有放在心上,陆恪的那张青涩脸孔真的太有欺骗性了,似乎就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大学生,“小鹿斑比”的外号绝对是名副其实,然后时时刻刻都带着阳光的笑容,似乎一点黑暗都不知道,他甚至有些轻视陆恪,想当然地认为他只是一个书生。
????但今天,华莱士却意识到,自己似乎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。
????……
????转身离开之后,陆恪再次来到了另外一个房间里,拨通了特伦特-巴尔克的电话——事情必须进一步让球队经理知晓。
????不是小题大做,而是必须全面拦截,他需要把华莱士这个不确定因素彻彻底底地隔绝在球队之外,更衣室、训练基地、球场、乃至于停车场,华莱士都不能出现!
????如此做法,是不是太过赶尽杀绝了?
????如果是,那么就对了,因为这就是陆恪的目的,他现在就正在掐断华莱士的所有捣乱机会,正如陆恪刚刚所说:这就是最后通牒——
????华莱士懂得现在就收手,那么他仍然可以拥有他的生活,他可以和阿尔东做朋友,他可以享受阿尔东的薪资,他可以以阿尔东的名义享受一切便利,只要他和球队井水不犯河水;但华莱士仍然不知悔改的话,那么陆恪就不再是划清界限防御了,届时,他就要主动出击了,就让他们看看最后到底是谁身败名裂。
????特伦特-巴尔克接到了陆恪的电话,不仅没有觉得陆恪在小题大做,而且还正襟危坐地流露出了严肃的姿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