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红楼大官人 > 一百一十二、看字

一百一十二、看字


????宝玉被开了这个玩笑,他也不生气,只是拉住了湘云,“你在薛大哥那里得不到便宜,反而来笑话我来了,我岂能容你,”他指了指画上的一只紫羽春燕,“你今个穿了紫色的衣裳,瞧着就是一只燕子了。”
????湘云笑道:“荼糜香梦怯春寒,翠掩重门燕子闲。我若是燕子,岂不是最是闲散了?那可真是求之不得。”
????几个人说笑了一下,复又要薛蟠再拿好东西出来让大家伙瞧瞧,于是薛蟠复又拿了一副卷轴出来,拿出来一瞧,只见到隶书书秀美,墨迹淋漓,隐隐有出尘飘逸之风,当首两句:“山川之美,古来共谈。”
????黛玉一见此字,不免就咦了一下,“这是陶弘景的《答谢中书书》?”
????“妹妹说对了。”薛蟠笑道,“只是是谁写的,还要妹妹猜一猜。”
????“陶弘景擅长炼丹、天文地理,民间隐隐以真人称之,”探春连忙围了上去,凑近了仔细端详,“可从未有字迹墨宝存世,这一副字是谁书写的?啊,是正一先生司马承祯仙人所书。”
????陶弘景本来就是道教中人,于李白交好的唐代司马承祯亦是道士,他聪明伶俐,天性闲散,又精通文学,和王维、高适、李白等人交好,文学造诣也很深,古时候的道士,哦,大越朝的道士也一样,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。陶弘景此作,表明山川之美,古来共谈,有高雅情怀的人才可能品味山川之美,将内心的感受与友人交流,是人生一大乐事。隐隐有出尘不羁绊于俗事之意,“别的红尘中人来写这字,自然是不妥,”李纨仔细的看了看,叹道,“也只有正一先生这样的仙人写了才符合其中真意啊。”
????司马承祯善书篆、隶,自为一一体,号“金剪刀书”。这隶书写就的确是玄妙非常,探春喜写字,见到这字的确是高兴极了,“宝姐姐还说是什么不好的,”探春对着宝钗笑道,“这一幅字儿只怕是千金难求,寻常人见都见不到,我若不是有见过正一先生的字帖,只怕还不信这是他的字。”
????“单单是字儿,还不算什么,但你们来瞧,”探春指了指底下题跋之处,“赠四明狂客,这是赠给贺知章的,算起来,两人相交深厚,但有这样送给要紧的诗人的物件,我可是从未听过。”
????字画作品讲究的是有来头,然后再传承有序,这是司马承祯送给贺知章的文字,两人同为仙宗十友,交情颇深,后头一长段的题跋盖印等,陆陆续续表示了这么一副字画被多少人收藏,又盖了多少章,如此一一献示,虽然短短十几个字,反而是后世之人贴上去的题跋等长长的一段,众人一一赏玩,不由得一齐啧啧称妙,“哥哥那里得来的好东西?”宝钗笑道,“我之前竟然也不曾见过。”
????“哈哈,”薛蟠洋洋得意,听到宝钗如此说,摇头晃脑的说道,“我那一点好东西,若是被妹妹瞧见了,只怕都被你一股脑儿都搬走,自然要好生藏着。”
????黛玉笑道,“宝姐姐不会如此,宝姐姐最是大方不过,那里会小鸡肚肠的,蟠哥哥又在说笑。”
????“也不是说笑,”宝钗抿嘴笑道,“哥哥外头得来的《秾芳诗帖》,如今可还在我那里,我是赖着不还,就从此归我了,我今日也带来,算是借花献佛,给姐妹们瞧一瞧。”
????探春最喜欢书法,听闻此言,那里不要看的,众人也一并看了宋徽宗之真迹,宋徽宗喜欢鹤,也常画鹤,所以“瘦金书”也多少有些“鹤韵”。其特点是笔划瘦细而有弹性,尾钩锐利,运笔迅疾,字形一般呈长形,张弛有度,有一种秀美雅致、舒畅洒脱的感觉,而且通篇法度严谨,一丝不苟。探春最喜欢书法,见到这帖子,不免得又要一笔一划的在半空之中临摹起来,见了这字帖,杨枝又送上了根据这《秾芳诗帖》里头临摹刺绣而成的玄缎样式,请众人品鉴,湘云连忙赞赏,“雅的紧!这字帖到底是不能日日看的,如此传袭多年,要好生保管者才好,若是万一被虫蛀坏了,亦或者是茶汤不小心渗到,岂不是咱们的罪过,二哥哥我瞧着你是不必看这些东西了,万一碰了谁,你的名字青史工笔,可是讨不了好去。”
????宝玉笑道,“我也不用这青史工笔,只要你们几个记住我就成了,这青史如何,那里还需挂念心上?”
????湘云继续说道,“可这绣成了缎子,日日可见,又可以欣赏其风韵,难为宝姐姐是如何想出来的!”
????宝钗笑道,“这可不是我的巧心思,是哥哥想的花样,专门弄了这些的好东西来骗你这样心思单纯的。”
????“这话就说的不对了,”薛蟠说道,“如今这富而知雅的人家越发的多了,我这好东西弄出来,买的人喜欢,自然就贵了些。”
????“我且不管这些,”湘云仔细的打量了那些玄缎,“我厚着脸也要问薛大哥哥拿一些了。”
????“这有何难,”薛蟠笑道,“只是这物太臃肿了些,不如别的,”他命人打开边上的盒子,里头有各种颜色的玄缎帕子十来张,“这都是宋徽宗《秾芳诗帖》的句子,刺绣上的,我今日本来就要送给妹妹们的。”
????众人自然道谢,李纨接过手帕一看,只见到有,秾芳依翠、舞蝶迷香、翩翩逐晚等宋徽宗真迹挺拔俊秀,笑道:“今个这酒还没吃,怎么都收起礼来了。”
????众女都是不知道愁滋味生计所迫的难为,自然对着这帕子不以为然,以为不过是新鲜别致的东西,其实《秾芳诗帖》素来许久没有问世,别说是寻常闺阁女子很是喜欢,就连文人雅士也上赶着要买薛家的玄缎回家观赏,亦或者是郑重其事的做成衣裳,挂在胸前背后,足够引人耳目,薛蟠用这个巧心思,玄缎的价格猛涨,他又好生赚了好些银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