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红楼大官人 > 二十一、大爷你不要脸!

二十一、大爷你不要脸!


????刘姥姥今日来,先是托人找到了周瑞家的,一来周瑞家的昔日在城外和别人争买土地,颇多得刘姥姥的亲家公之力,这个人情要还;二来也要摆弄自己在贾府的体面,太太奶奶们想见就是能见的。这时候见到刘姥姥这样感恩戴德,越发的得意起来,“说那里话。俗语说的:‘与人方便,自己方便。’不过用我说一句话罢了,害着我什么。”
????刘姥姥因说:“这凤姑娘今年大还不过二十岁罢了,就这等有本事,当这样的家,可是难得的。”周瑞家的听了道:“我的姥姥,告诉不得你呢。这位凤姑娘年纪虽小,行事却比世人都大呢。如今出挑的美人一样的模样儿,少说些有一万个心眼子。再要赌口齿,十个会说话的男人也说他不过。回来你见了就信了?就只一件,待下人未免太严些个。”
????说到这里,周瑞家的又调笑刘姥姥,“您今个来,见了世面,可也闹了笑话了,人家是表姐弟呢,被你这眼神不好的人说成了夫妻,幸好他们两个不怪罪,不然你今个那里有福气拿银子回去的?”
????“实在是眼瞎的老婆子,”刘姥姥说道,“二奶奶不怪罪,真是好极,没有想到那薛大爷也是这样的好脾气,没有骂我,反而赏了我银子。”
????“你且就算了吧,如今瞧着好,可那位爷,凶起来的时候,可是会吓死人!前头就是在金陵打死了人,这才入京来住在这府上的。”
????刘姥姥暗暗咂舌不已,板儿倒是听得害怕了,连忙躲在了刘姥姥的怀里。两个人一起朝着外头走去,“如今还早,今年也马上入冬了,”周瑞家的一边把她送出去,又吩咐刘姥姥,“过了明年,你若是得空,再来入京也成,到时候你也别空手来,凡是地里头的东西,不论是倭瓜还是什么豆荚,你带来了,这多少是你的心意不是?到时候太太奶奶们知道了,也高兴,如今这城里头的菜都是棚子里头种的,远远没有你那田里的好。”
????刘姥姥忙道,“有,有,这个有,阿弥陀佛,我只怕太太们不喜欢这田里头的东西,故此不敢带,多谢嫂子指点,明个我就预备起来,多少也要孝敬太太奶奶们一番才是。”只是她还要再问一句,“嫂子你说四姑太太也住在这府里头,到时候我是分成几份送才好呢?”
????周瑞家的想了想,“也不拘是几份了,姨太太住在这府上呢,都是一样的,你若是分开送,别人倒说你生分了,到时候你还来找我就是,到时候回了二奶奶完了。”
????刘姥姥出了荣国府,又在周瑞家坐了坐,这才出城去不提,且说薛蟠拿了平儿的荷包,把银子打发着给了刘姥姥,这才对着平儿笑道,“多谢平儿姐姐了,今个若不是平儿姐姐,只怕是丢了面子了。”
????平儿抿嘴微笑,“爷们出门都是叫地下的小厮来带银子的,您自己个没带也就罢了,怎么在家里头也不带个丫头出来。”
????“我最不耐烦有人跟在后头了,”薛蟠笑道,“倒不是我拘了他们,倒是他们拘了我一样,一会子劝这个劝那个的。”
????“大爷,”平儿眨了眨眼睛,“您赏了银子,这荷包该还给我了吧?”
????薛蟠拿起平儿的荷包摇了摇,“可不能就这么还了你,你帮着我解了围,我可是要好生谢一谢你,”他把荷包塞进了袖子里头,“等我预备好了谢礼,再把这个还给你。”
????荷包是相当隐私的物件了,平儿若不是自己的私房钱存在这里头,又因为薛蟠和自己关系不算差,他还是个毛头小伙子,是绝不会把荷包拿出来的,这时候见到薛蟠耍赖,平儿气的跺脚,“大爷你耍赖!”
????薛蟠做了一个鬼脸,快步走开了凤姐的院子,今个见了刘姥姥,也算是有些意思,他被刘姥姥这么一闹,倒是忘了和凤姐说做生意的事儿,原本还想着回去再说道说道,只是刚才和凤姐开了玩笑,这会子若是再回去说正事儿,未免有些不好意思,故此想着就下次再说得了。
????薛蟠回到了梨香院,只见到薛姨妈和宝钗都未回来,这娘俩,真是在亲戚家过的舒服自在啊,薛蟠摇摇头,特别是自己的母亲,暮年和姐妹重逢,王熙凤也是侄女儿,真真是半个王家都在此处了,每日不是陪着贾母说话或者是抹骨牌,或者听戏,就是和王夫人一起做针线活,偶尔还挂念一下在西南的舅舅王子腾,真真是日子过的无忧无虑的,偶尔薛蟠提起家里头的生意,薛姨妈从来不过问,还很是不耐烦的挥手,“你办的好,我何必多管,如今在都中老姐妹相逢,我是要过几年舒服的日子,些许小事不必来找我了。”
????好么,每日进出的银子那么多,在自己老妈那里,倒是成了小事儿了,宝钗也很是享受这一种和姐妹一起热闹说笑的事儿,毕竟以前太孤单了些,话说起来,薛蟠何尝不是呢。
????薛蟠回了自己的房里头,杨枝很是尽责,又把臻儿抓了进来,一一的清点了包裹衣裳,薛蟠又躺在了床上,把平儿的荷包拿了出来,就在窗台下仔细的瞧了瞧,这才吩咐杨枝,“把这个荷包拿去,装满了碎银子再拿给我。”
????杨枝接过那荷包,一瞧就知道是女孩子的东西,她顿时就拉下脸来,“大爷这东西从那里得来的?”她把荷包掷回给了薛蟠的身上,“若是不说清楚,我一准就告诉太太去!”
????“告诉太太做什么?”薛蟠颠了颠那荷包,“你以为这是谁的?外头人的?”
????杨枝气的脸上鼓鼓的,素来都听说各家各户的爷们在外头认识了不三不四的女人,都会把这女人的表记带回来贴身放好,如今瞧着大爷也学坏了,居然带了这么一个荷包贴身拿着!
????“自然是外头的,”杨枝说道,“香菱还不会绣这个呢!自然也不会是姑娘的!不然还能是谁的?”